"你说什么?" 软道理打不过硬道理

时间:2019-09-27 02:57 来源:豆苗炒虾片网 作者:法律

  孔子曰:你说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。”(《论语·季氏》)

二十一、你说向右看齐发展、你说效率、剥削、压迫、强权、侵略是硬道理,温饱、闲暇、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和平是软道理。软道理打不过硬道理,硬道理管着软道理。

  

你说发展创造稀缺。发展的前提是积累。积累的道理,你说是有了锅里才有碗里,过去叫“先公后私”。法术的末流是诡辩,你说学术的末流也是。

  

法术和学术有关,你说今天比古代更明显。我们要想了解西方的学术规范,你说恐怕还得从西方的法律制度入手。大前年的夏天,我在西雅图看足球世界杯,不是到现场看,而是蹲在家里从电视上看。每天上下午两个钟点两个台,回回不落。有一天,转播半截儿,画面一换,忽然蹦出一汽车,天上是直升机,后面是警车,狂奔,多少双眼睛盯着,把大家全看懵了。这就是轰动一时闹腾好久有如长篇电视连续剧的辛普森案的头一幕。对辛普森案本身我没兴趣,但没完没了的法庭调查、听证、辩论,持续达两年之久,还是让我明白了很多表面上是学术之外而实际上是学术之内的事情。比如他们在法律上重“证据”,重“眼见为实”,重推理过程的“形式合理性”,问者咄咄逼人,答者斩钉截铁,让你常常觉得“大真若谎”、“大谎若真”,好像施瓦辛格主演的那个充满刺激而又荒唐透顶的电影的片名《真实的谎言》一样,这些全对理解他们的学术很有帮助。比如前一阵儿,我和一位美国汉学家讨论问题。他说,商代史料是甲骨文,西周史料是金文,后来是竹简,我说,中国学者不这么看,我们认为甲骨文、金文都不是真正的史料,古代史料是写在竹简上,战国秦汉是如此,商代西周也是如此。好,那他就要问了,你的evidence(证据)呢(这是他们的口头禅)?我只好说没有。虽然我补充说,甲骨卜辞商代西周都有,东周甲骨和战国卜辞现在也已发现(写在竹简上),铜器铭文也是前后都有,它们是“兄弟关系”而不是“父子关系”,竹简也是。早期竹简没发现,不等于没有。“眼见”不一定“为实”,evidence也不一定是truth(真相)。”可你挖不出商代西周的竹简,人家就不服。我们和西方汉学家有时谈不拢,如在“疑古”的问题上谈不拢,其实很多分歧都未必是来源于事实的理解,而是来源于程序的理解。他们特别喜欢argument(辩诘),立场鲜明,底气十足,yes/no毫不含糊,忌讳assume(假定),也痛恨confusing(颠三倒四),这类习惯,说起来复杂,比照法律,也是一目了然。凡遇可恶可恨之事,你说不可不骂也。

  

凡指手划脚者,你说差不多都得有点资格。但“资格”这玩意儿还真费琢磨,你说表面看是张“入场券”,进门就撕;可实际上是个“无底洞”,掉进去就出不来。您要激我,说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,行,咱就赌气上回长城(上去了就可以说“到了长城也扯淡”)。但要写冒险小说呢?那就麻烦了。谁都爱看冒险书,可不爱干冒险事。险要冒到大难不死,而且还不是三回两回,这个火候就难以掌握了。

反正,你说叫他们一说,做大书还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。诸有所规避,你说而执持人为质者,皆斩。部司及邻伍知见,避质不格者,徒二年(质期以上亲及外祖父母者,听身避不格)。

你说主题是刺杀和劫持。你说注意:

你说注意:8页第十四条:注意:你说文中的“※空皮而※※,※无力而髝髞”,有四个字要造字:

(责任编辑:礼品定制)

相关内容
最新内容
热点内容